点击关闭

亏损上市-东软集团现在为创新业务公司投入-中国建材资讯

  • 时间:

宋倩乔卫东复婚

「我們最不願意看到的,就是在軟件賦能行業、創造新商業的時代,我們失去了這個機會。所以,變革,對我們來講至關重要。」劉積仁稱。

這是東軟創造新軟件企業的的邏輯。

如今,互聯網公司的爭戰如火如荼,5G、人工智能技術大熱,醫療、智慧城市等爭相成為投資風口,而這些行業的背後需要更多的軟件支撐.軟件越來越在融合和創造新模式中發揮作用,今天的軟件已經不是過去的軟件,守着傳統的軟件思維模式,就會在一個最有機會的行業中消亡。

創新業務的獨立與投入,表面上「拖累」了東軟集團的業績,但劉積仁稱,這隻是短期的影響。

今年3月,百度入股東軟醫療,5月,百度又與東軟集團達成戰略合作,共同推進人工智能在智慧城市、醫療健康等領域的落地。

轉型邏輯:軟件不僅僅是技術,也要是賦能與融合的工具

以東軟望海為例,2011年到2015年,東軟集團用合計約2億元完成對望海的投資。2015年12月,東軟望海引進平安等投資者,東軟集團通過轉讓26.34%的股權,同時東軟望海獲得注入資本2.25億元。2017年11月,東軟望海獲得平安、泰康等合計15.04億元的投資。幾輪融資后,東軟望海的估值達到約46億元。由此可見,東軟集團當初對於東軟望海的投入成本已基本全部收回,目前仍然持有東軟望海33.66%的股權。更重要的是東軟望海獲得了發展的動能,快速佔領市場,將成為幫助醫院卓越運行的領先公司。

摘要:如今,互聯網公司的爭戰如火如荼,5G、人工智能技術大熱,醫療、智慧城市等爭相成為投資風口,而這些行業的背後需要更多的軟件支撐.軟件越來越在融合和創造新模式中發揮作用,今天的軟件已經不是過去的軟件,守着傳統的軟件思維模式,就會在一個最有機會的

但是在外部看來,東軟的創新業務布局似乎跨度太大,幾大業務板塊之間並不存在邏輯關聯,廣撒網的模式也未被外界看懂。

對於投資人來說,有投入就有風險,有風險才會有受益,只要商業模式能夠跑通,市場在不斷的擴大,未來就有更大的盈利空間。東軟醫療正在積極推動上市,東軟熙康、東軟望海也在籌劃上市過程中。

至於盈利的時間,仍需等待。劉積仁稱,一個未來有價值的企業不需要在短期內一定盈利,但只要投入換來的市場能夠在未來獲得比投入更多倍數的收益,這種虧損就是健康的虧損,我們就要堅決地投下去。當然,如果能在合適的時候走向資本市場,通過吸收外部資本而繼續加大投入,即可以減輕東軟集團合併報表的壓力,也會創造更高的價值,創新業務就有了它自己的成長模式,投資者也會有更大的回報。

在外部資本的支撐下,東軟的創新業務得以落地,但是投入卻遠沒有看上去的那麼多。

機會是東軟和投資者的機會,風險也是東軟和投資者共同的風險。

一方面是快速增長的研發投入需求,另一方面是財務報表的壓力,東軟選擇了推動這些創新業務公司融資。

那麼,什麼時候能止損?投資人着急嗎?

「要堅信自己選擇方向的正確性,不斷創新,提前布局和投入,才能使一家軟件企業活的久,才能成為與時代同步的企業。東軟快30歲了,但我們的思維必須年輕。」劉積仁說,或許這是目前在轉型道路上東軟集團最好的選擇。

新的商業模式是什麼?軟件賦能新業務,新業務創造高市值,高市值換高資本,高資本支持新業務的高投入。

對東軟來說,百度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優勢可以讓東軟的解決方案與產品更「智能」。而對百度而言,藉助東軟的行業實踐經驗和市場份額可以加速其人工智能的落地。雙方可謂各取所需,互相增益。

商業邏輯:企業的核心是創造價值,而價值的創造是模式的創造

投入造成了虧損,但是也帶來了市值,市值可以換取更多資本,而資本用於研發,則可以支撐更大的商業未來。

過去十年間,東軟陸續推出了醫療健康及社會保障、智能汽車互聯、智慧城市等業務板塊,東軟的創新業務東軟醫療、東軟熙康、東軟望海等公司也在積極籌劃上市中。

對此,劉積仁稱,軟件本身就是用來創造新業務模式的,看起來我們新創造出的業務不是傳統的軟件形態,而本質上這些業務的核心競爭力就是軟件,我們的跨越是追求業務的持續和公司的價值。軟件行業的生命周期太短,基本上七八年就會迭代一次,「如果一家軟件公司活過七八年,就一定不是依靠一條命,而是幾條命不斷迭代。所以,我們要不斷的創造,不斷開拓我們的生存空間,這是軟件企業必須要找到的新的活法。」劉積仁稱,「東軟的核心是軟件,但是今天的軟件已經不是一個單純的產品,而是承載新的商業模式的工具和平台。」

國內知名軟件廠商東軟集團(600718)最近面臨爭議,旗下的東軟醫療、東軟熙康、東軟望海獲得了幾十億的外部投資並積極籌備上市,而東軟集團股價卻下跌了,一些投資人認為這是將上市公司的利益拿到體外運行,對上市公司的未來會有負面影響。

事實上,在投入期,外部資本就已經成為這個商業體系中重要的一環。

所以,東軟認為,創新業務公司的獨立是必經之路,否則要麼拖垮上市公司,要麼這些創新業務停滯不前甚至胎死腹中。

從1991年至今,東軟已經是一家歷經28年的軟件公司,但是隨着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兩次浪潮的衝擊,「軟件」的範圍和使用方式都在革新,單純售賣解決方案的商業模式對東軟來說已經是過去。

投入邏輯:敢於不斷向新領域投資,不為短期的得失而喪失未來

「現在東軟熙康和東軟望海雖然處於投入期和轉型期,但卻得到資本市場和投資人的高度認可。因為這些投入相應換來了市場份額,其未來潛在收入也是非常清楚的。」劉積仁說,「東軟望海每虧損一個億,可能會增加上百家醫院客戶,這些醫院未來每一年貢獻的利潤都是可計算的;東軟熙康每虧損一個億,就會多覆蓋幾城市的雲醫院業務。可以說,這些創新業務公司都是在為未來的收益而投入。」

這個邏輯不難理解,不管是雲業務還是人工智能,軟件公司早已不再是只銷售軟件產品的企業,而是平台與綜合解決方案的體現,轉型也是近幾年行業的主要議題。

這些公司通過融資獲得所需的研發投入,同時通過外部融資分散風險,從而緩解給東軟集團造成的資金壓力,對東軟集團從解決方案提供商到產業生態系統和應用場景經營者的平穩過渡起到積極影響。

「軟件產業應用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我們不能按我們所理解的世界和我們原來的地位來構造我們未來的生存空間。東軟必須要為未來而改變,不改變就會面臨持續發展的挑戰。」劉積仁說。

劉積仁表示,這些創新業務公司的虧損主要來自研發投入和市場費用。

這就是東軟的創新業務的邏輯,也是在東軟集團在不能承受巨大的創新投入時的最好選擇。

而東軟集團董事長兼CEO劉積仁對此並不認同,他表示,我們正在面臨軟件產業和商業環境的巨變。今天,軟件已經從技術向賦能工具轉變,軟件可以創造新的商業,可以承載生態系統,軟件也可以參与其它行業的融合。所以,我們必須要主動擁抱這個時代,不僅僅在醫療健康、汽車、智慧城市等這些我們熟知且擅長的領域做的更好,也要通過軟件來構造新的模式、新的價值,使公司的核心業務與創新業務協同、融合,抓住機會,提前布局,為未來賦能。

東軟的利潤呈現下滑,主要是這些創新業務公司處於投入期或轉型期,部分創新公司虧損加大,對東軟集團整體業績造成了一定影響。2018年,東軟熙康當期虧損2.2億元,東軟望海當期虧損4.6億元,東軟睿馳虧損3.5億元。作為第一大股東,東軟集團在這些創新公司持有約30%的股權,按照權益法,這些公司的虧損也要按相應的持股比例計入東軟集團核算範圍。

對於一個軟件公司來說,研發是最重點投入的部分,年報顯示,東軟集團2018年的研發支出為10.48億元,占營業收入的14.62%,較上年增長了9.31%。

在採訪中劉積仁多次提到平安好醫生,雖然平安好醫生還在虧損,但市值已達到了400多億,這是因為投資人相信它的未來。虧損不能說明企業的好壞,關鍵是看事業的未來前景。

劉積仁表示,創新業務能夠在研發階段獨立運作、獨立融資、獨立發展,可以使得東軟集團規避高額、長期的資金投入風險,外部融入的資本還有利於創新業務的快速發展,未來東軟集團將成為價值創造的最大受益者。「東軟集團現在為創新業務公司投入,可能短期內影響了上市公司的報表,但未來這些創新業務將給東軟集團帶來更大的想象和增長空間。這些創新業務公司如能實現獨立上市,未來的市值也是十分值得期待的。」

東軟的三個邏輯,形式上都走得通,關鍵在於業務的長遠價值,目標是探索軟件企業持續發展的新模式。從目前的市值或利潤狀況來判斷東軟面向創新業務公司的戰略的成敗可能為時過早。從資本市場的反饋來看,東軟的這些創新業務公司已經得到戰略投資人的認可並成功邁出了一步,業務也在快速推進,至於何時能夠完成上市、真正進入盈利期,還需拭目以待。

今日关键词:老干妈辣椒厂火灾